banner1
在全球化分工的手机行当里中兴不能买美国芯片和软件意味着什么?
2018-04-24 06:4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过去一年,有 14.72 亿部智能手机被造出来,绝大部分产自中国。这些手机当中有 4.5 亿部留在中国、5.2 亿部送到美国和欧洲、1.24 亿部送去新兴的印度市场。

  中兴不是手机业当中靠前的公司,按一年 4500 万部的销量算只能排到第 9,在三星、苹果、华为、OPPO、vivo、小米、LG、联想之后。它造出来的手机,有一小部分以努比亚和中兴品牌在中国销售,超过 90% 销往海外。

  这个一年 4500 万部手机、360 亿销售额生意接下来的存在出现了疑问。

  美国当地时间 4 月 15 日,美国商务部以中兴违法向伊朗出口货物为由,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期限 7 年,直至 2025 年 3 月 13 日。

  宣布后,中国商务部回应称,将采取必要措施中国企业的利益,并说中兴已与数百家美国公司进行合作,为美国的就业创造做出许多贡献。

  在发出次日中兴在公司内发布内部邮件,称已成立危机应对工作组。与此同时,中兴通讯在和深圳的股票也暂停交易。在一份声明中,中兴表示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

  周三,中兴宣布延期披露 2018 年第一季度财报、股票继续停牌。微博还流传一张中兴创始人侯为贵拖着行李箱,在三名工作人员陪伴下现身机场的照片。据闻是为中兴被罚之事奔波。

  因为美国向中兴出口的元件包括高通公司和英特尔公司的芯片等核心组件,七年还会影响正处于开发关键时期的 5G 通信,电子技术则包括 Android 操作系统及相应的软件等。

  它们是比航空制造业更好的全球分工代表。波音造飞机,虽然也是全球分工,但更多是劳动力分布在全球,真正不可或缺的技术基本在美国。

  智能手机从技术上就是分散的。屏幕和存储器来自日韩、相机来自日本、主要芯片多为美国设计、在美国或制造,操作系统更没有选择。

  跟大部分手机厂商一样,中兴绝大部分芯片来自外部供应,尤其依仗美国公司。比如在高端产品努比亚系列上,CPU、通信处理器等主要芯片来自高通,WiFi、GPS、射频、电源管理芯片主要来自高通,PA 芯片来自思佳讯和 Qorvo。

  拆机网站 myfixguide 曾详细分析过努比亚 Z11 的芯片供应商:

  以上是经常出现在配置表的。还有一些是产品平时发布会上不会提到、但造手机又少不了的:

  其中大部分芯片中兴没有可替代的选择。从内存到 CPU,国产芯片的市场占有率按品类分,只有 0%-22% 不等。

  中低端手机的 CPU 可以换用联发科、展讯等公司的产品,但在高端产品上还使用这些配套芯片几乎等于放弃这条产品线,花费多年时间建立起来的努比亚系列品牌及其溢价也将消失殆尽。除此之外,中兴现在在海外市场主要销售的是 Axon 系列,用的是也高通骁龙芯片。

  也许中兴有机会在某种力量干预下,获得华为麒麟芯片,但无论是使用哪种替代产品,切换供应链都是桩耗时耗力耗财的事情。手机厂商自己负责的底层代码跟芯片配套,更换芯片意味着所有代码全部从头来过。

  一位曾在华为工作、熟悉手机供应链的业内人士告诉《好奇心日报》,这样关键芯片切换供应链至少要一年时间才能跑顺,期间芯片提供企业还要在中兴派驻员工,以协调相关开发和代码调试。

  “即便有行政干预,华为愿意为此投入多少精力要打大问号。毕竟是中国前两大通信设备厂的直接合作,华为手机的市占率遥遥领先于中兴,它真的愿意帮着培养竞争对手吗?”该业内人士说。

  在芯片备货方面,通常手机厂商会自己准备一个月的备货,其元器件代理商再准备一个月的备货。从中兴 2017 年年报看,它的原材料库存占当年商品、服务总采购额 17% 左右,那么其总库存备货大约为一个半月左右。

  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认为,现在的局势不利于国内电子产业的发展,但也带来机遇。新的资金可能会进入相关产业,推动行业内技术升级。

  但是芯片研发从不是一蹴而就,需要长期投入、迭代。华为最初 2009 年推出的 K3 手机处理器,直到 2016 年前后才在性能上接近高通,距离苹果自制处理器依然遥远。

  近 7 年时间,中兴等不起。事实上即便只是一年,销售渠道也不会等。当初诺基亚切换到 Windows 手机平台导致大半年空窗,就彻底失去了未来,何况基础远不如 2010 年诺基亚的中兴。

  如果没有 Google 的直接支持,中国 Android 手机公司基本得放弃海外市场

  透社 17 日消息称,中兴通讯目前正和 Google 讨论美国的影响,不过到当地时间周二早晨,两公司仍未就中兴是否可以使用 Android 作出决定。

  Android 是开源操作系统,中兴可以自己用标准的 Android 系统。由于中间不涉及商业利益交换,可能不受影响。

  但整个 Android 系统的体验还包括各类 Google 私有移动服务,如 Play 应用商店、Gmail、Google 地图、Chrome 浏览器等等。这些服务都不开源,厂商需要得到 Google 授权并支付费用才可以使用。

  在中国以外,Google 的互联网服务占据压倒性市场份额,特别是应用商店。离开这些服务,基本不会有海外销售渠道愿意大量卖。

  被 Google 控制的还不只是 Google 的服务。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在 Google 那些年推动建立了一个庞大而复杂的应用和服务体系 GMS,绝大多数在海外流行的应用都要有 GMS 服务才能运行。

  比如欧美流行的餐厅点评应用 Yelp 或者的 OpenRice,在没有 GMS 的 Android 手机上无法使用,会弹出“ 需要 Google Play 服务才能运行,你的设备不支持”提示。

  Google 靠这套服务体系,牢牢将应用分发渠道,也就是 Android 手机上最重要的流量入口抓在自己手里。这也是 Google 收入来源之一。

  为这些服务,不同手机厂商不但要放弃应用商店的潜在收入,还需要支付不同的授权费,目前泄露的数字多在每台 1 美元上下。

  如果不能使用 Google 的服务,一个 Android 手机厂商的海外生意就完了。而根据中兴自己的说法,它 90% 的手机销售在海外。

  1979 年伊朗爆发伊斯兰,伊斯兰极端组织在新上台的伊朗下占领德黑兰美国大,劫持了 52 名美国和平民。

  美国同年对伊朗发起经济制裁,并在 1995 年将制裁范围扩大到国际贸易、金融、核材料及原油、船运、武器等,以及,外国公司同伊朗开展贸易。

  美国当然不能直接管理一个中国公司和第三国的生意,但它可以要求美国公司的技术不经由中国公司进入海外。

  早在 2012 年,美国就针对中兴未经授权向伊朗出口,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而展开调查。一份标记为机密但流传甚广的中兴内部文件描述了公司如何违反,把美国公司提供的技术转售到伊朗等国。

  目前我司在伊朗、苏丹、朝鲜、叙利亚、古巴五运国都有在执行项目,这些项目都在一定程度上依赖美国外购件,也出现过出口管制障碍苏丹项目,我司目前采取引入管制物件供应商向我司客户直供物件,我司员工携带少量管制物件过关的形式规避管制朝鲜项目,我司引入了一家合作企业,由合作企业与我司客户直接签约供货,目前隔断效果较好至于伊朗项目,中兴认为风险最大,因为它直接以上市公司中兴通讯的名义同伊朗签订四方合同,因此“没有较好的起到隔断风险的作用”。

  获得这份文件后,2016 年 3 月,美国对中兴实施初步制裁,任何企业向中兴出售美国企业的零部件或仪器前,必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出口许可。

  之后由于与美方协商奏效,美国宣布暂缓对中兴制裁,给予中兴 3 个月的临时出口许可。一年后,中兴同美国商务部达成协议,同意缴纳 11.9 亿美元罚款。这是美国制裁案件中金额最高的刑事罚款。

  在此期间,中兴多次发函给美国商务部,表示公司已经启动内部调查和整顿程序,还向美国商务部提供一份 39 人的处罚人员名单,彰显自身严肃对待协议内容的态度。美国商务部也同意中兴暂缓支付 3 亿美元罚金。

  中兴在 2017 年年报中提及美国商务部同意其暂缓支付 3 亿美元罚金。

  今年 2 月,美国商务部致函中兴要求这 39 人现在的职务、职责范围和薪酬情况,中兴却承认之前几封函件所述内容不实,它只其中 4 人,剩下的除了一人之外,其余 34 人都拿到 2016 年全额金。

  鉴于上述行为,美国商务部通知中兴它们将签发。在之后的多次沟通中,中兴承认造假但否认有意美国,并反问“中兴通讯有什么必要冒着补罚 3 亿美元、将公司置于出口名单的风险,仅仅为了这 39 人?”中兴还希望美国暂缓签发,待自己提交内部调查。

  中兴了商务部,”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中兴通讯不仅没有员工和高级管理人员,还对其进行嘉。这种恶劣行为不容忽视。”

  最终中兴没有等来预想的“缓刑”。美国商务部恢复在 2017 年协议中搁置的对该公司的。

  作为全球第四大、中国第二大通信设备制造商,中兴通讯业务覆盖无线网络、光传输、数据通信、手机等领域。其在 2017 年取得的 1088 亿元收入中,58% 来自为运营商网络提供各类通信设备,32% 来自消费电子产品,也就是手机,其余则是政企业务。

  工信部下属赛迪智库分析中兴 2014 年年报后认为,该年中兴芯片采购额为 59 亿美元,其中从美国采购的芯片金额为 31 亿美元,占总采购额 53%。博通是中兴最大供应商,合同金额排名前十的境外企业还包括海力士、仪器、联发科、思佳讯等。

  在最新的 2017 年年报中,中兴披露其向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为 31.69 亿元,占本集团年度采购总额 5.46%,向前五名最大供应商合计的采购金额为 106.12 亿元,占本集团年度采购总额的 18.28%,未披露供应商名字。

  不过中金公司分析师认为,在中兴通信设备的核心零部件中,基站有的零部件是 100% 来自美国公司。中信证券分析师提出,由于中兴的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大部分光器件均来自美国,将对中兴目前已有订单的交付、订单的新获取造成很大影响,预计交付、回款都会受到波及。

  这样的情况中兴应该不陌生。2016 年美国商务部初裁下达后,中兴及其关联公司旋即不能直接或间接购买美国供应商的产品,甚至电话、邮件和现场技术支持服务也即刻停止。

  根据赛迪智库的调研,目前中兴受制于美国供应商的通信设备零部件主要有以下几大类。

  无线网络产品。在基带芯片方面,中兴已经实现 2G 和 3G 基带芯片、数字中频芯片的自主配套,但是 4G 及以上基带仍要在 Xilinx、英特尔的高速 FPGA 芯片上开发;射频芯片主要来自思佳讯和 Qorvo,电源管理芯片主要靠仪器等公司。

  光传输产品。跟无线网络产品所用到的芯片开发现状类似,中兴实现部分低端产品线G 等中高端光交换和光复用芯片主要来自博通等公司;光收发模块主要来自 Oclaro、Acacia 等公司。

  宽带接入产品。XPON 局端和终端芯片、ADSL 局端和终端芯片、CMTS 局端和终端芯片,以及无线由器芯片,基本全部来自于博通公司。

  数据通信产品。在由和交换芯片方面,中兴已实现中低端芯片自主配套,100G 等高端交换由芯片主要靠博通;以太网 PHY 和高速接口芯片,仍全部来自博通、PMC 等公司。

  对此,华泰证券研究员周明指出,“目前来看,美国公司的 CPU、FPGA、AD/DA、射频芯片、高速光模块、DSP 等高端电子元器件在全球市场都几乎无可替代。”

  根据美国半导体协会(SIA)、国际半导体贸易统计协会(WSTS)数据,2017 年,全球半导体总销售额 4122 亿美元,其中美国半导体企业销售占比高达 46%。

  而在中国市场,美国企业的市场占有率达到 51%。2017 财年,美光、高通、博通、仪器等 21 家美国上市半导体公司企业总营收 2231 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收入占比超过 37%。

  据澎湃新闻报道,代表中兴的出口管制专家、Jacobson Burton Kelley 律所的道格拉斯·雅各布森(Douglas Jacobson)认为,此次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的最新制裁决定,肯定会对中兴在全球的销售产生影响,中兴也很难扭转美国商务部的这一决定。

  此前工信部下属的赛迪智库也称美国制裁将对中兴“造成性打击”,但中兴还是跟美国商务部达成暂缓处罚协议。

  美国商务部的一名高级官员周一接受采访时表示,这次行动与对中国进行更广泛的知识产权调查无关。美国商务部针对中兴违规出口的调查可以追溯到 2012 年。

  但随着中美贸易摩擦加剧,似乎没有人相信这中间没有关系。英国透社的标题直接是《随着紧张局势升级,美国对中国中兴通讯的打开了新的战线》。

  这次来的时间点也很可疑。在特朗普宣布对中国发起包括 301 特别调查在内的贸易调控手段后,中国于 4 月 5 日宣布对包括美国大豆在内的多项农产品加征 25% 关税。这周中兴被制裁消息几乎发生的同时,美国产高粱也被纳入中国商务部的加征关税产品名单上。

  但中兴事件再次说明在这些所谓转移的行业里,究竟是哪些公司掌握着核心技术。

  OPPO、vivo、小米、甚至拥有相当芯片设计能力的华为也不能完全摆脱和美国公司的合作。贸易战升级的潜在风险对绝大多数中国通信设备厂商来说始终存在。

  于此同时,也影响着美国公司。在美国宣布对中兴实行出口后,中兴的美国零部件供应商股价普遍应声下跌,4 月 16 日当天,高通的股价跌了 2.1%,博通股价跌了 0.4%,英特尔股价跌了 0.21%——纳斯达克指数当日涨了 0.7%。

  虽然很多技术在海外,但中国拥有最大的智能手机消费市场,全球 1/3 的智能手机卖到这里。

  这个市场总规模和更换手机的速度都超过全球所有地区,除了苹果把持一部分高端市场以外,其它美国技术公司不把技术和芯片卖给(或者授权给)中国公司就不能接触到这个市场的用户。

  少掉 1/3 市场对于任何一个行业都是难以想象的灾难,在研发、生产前期投入巨大的芯片业尤其如此。

  贸易战还有很多,更糟糕的升级可能。在今天这个全球化的市场,这真是一个对谁都没好处的事情。

Copyright © 2012-2013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estbrainboosters.com 版权所有